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河南电视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慰安妇”何时才能申冤 严厉谴责日本的无耻行为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03
摘要:慰安妇这个词代表一个悲剧的身份,代表了一群无辜的妇女。战争是可怕的,发动战争的国家更是要被唾弃的。日本在二战中的无耻行径,人们永远也不会忘记。 中国侨网2016年12月10日
“慰安妇”这个词代表一个悲剧的身份,代表了一群无辜的妇女。战争是可怕的,发动战争的国家更是要被唾弃的。日本在二战中的无耻行径,人们永远也不会忘记。
 
中国侨网2016年12月10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观众在观看纪实画册《90位幸存慰安妇实录》展示的书中照片。画册揭露“二战”时日军的反人类罪行。新京报记者浦峰摄
2016年12月10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观众在观看纪实画册《90位幸存慰安妇实录》展示的书中照片。画册揭露“二战”时日军的反人类罪行。
 
“慰安妇的声音”无缘《世界记忆名录》
 
三年准备,两度申报,“‘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申遗之路依然坎坷。
 
10月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在法国巴黎签署2016-2017年度入围联合国《世界记忆名录》的名单,其中,将由中国、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多个民间团体联合提出的“‘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第101号)列入延期决定项目,并予以否决性搁置。
 
《世界记忆名录》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计划国际咨询委员会审查并推荐,属于联合国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之一。2015年,中国曾独立申报“‘慰安妇’的声音”项目未果。对于最新一次申遗结果,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称“深表遗憾”。
 
由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团体联合提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网消息,10月24日至2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位于法国巴黎的总部举行为期四天的会议。会议中,世界记忆计划国际咨询委员会(IAC),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推荐78项候选项目,由中国、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团体联合提出的“‘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第101号)不在其列。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世界记忆计划”,旨在对世界范围内正在逐渐老化、损毁、消失的文献记录,通过国际合作与使用最佳技术手段进行抢救,从而使人类的记忆更加完整,属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一部分。《世界记忆名录》则是“世界记忆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我国有十个项目入选。
 
2015年,中国方面曾独立申报“‘慰安妇’的声音”项目未果。2016年5月31日,中国、韩国、荷兰、菲律宾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团体,再一次将这一项目申遗,并递交2744件“慰安妇”问题资料。
 
10月30日,伊琳娜·博科娃签署2016-2017年度入围《世界记忆名录》名单,“‘慰安妇’的声音”被列入延期决定项目。这也意味着这一项目申遗再度失利。
 
多方谴责日本右翼势力搅局行为
 
2015年10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成功后,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决不允许第二次失败”。“‘慰安妇’的声音”申遗项目中方首席专家苏智良告诉新京报记者,几乎在中方申报同时,日本右翼势力将美化侵略行为的“慰安妇与日军纪律的文献”项目,向世界记忆计划国际咨询委员会进行申报,项目编号为第76号。此后,日本右翼势力多次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施压,试图阻止“‘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申遗。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网消息,世界记忆计划国际咨询委员会建议,由中国、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团体联合提出的“‘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第101号),与“慰安妇与日军纪律的文献”(第76号)的提名者应“展开相关对话”,并建议“为对话设定一个方便的地点和时间”。
 
对于这一结果,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通过其官方网站称“深表遗憾”,并表示相信“公道和正义终有一天会到来”。馆长张建军在接受南京当地媒体采访时称,日方“采用各种手段混淆视听,人为制造问题”,苏智良本人则公开表示,对日本右翼势力的搅局行为“所持的不反省立场予以坚决谴责”。
 
■对话
 
“‘慰安妇’的声音”项目中方首席专家苏智良:
 
未来很难,但也要努力去做
 
10月30日至今,苏智良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内,对整个申报过程进行复盘。在这名“‘慰安妇’的声音”项目中方首席专家,“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第一人”看来,申报是为文件材料保护争取空间,即便未来很难,也不放弃任何细微的工作。
 
“申报材料包括一些劫后余生的文件”
 
新京报:本次申遗材料包含哪些内容?
 
苏智良:本次申遗上报的材料,总数量是100多件,而参加联合申报的8个国家和地区,总数是2744件。虽然中国的材料占比不算大,但都是经过遴选的,分量很重。主要分为历史文献、幸存者证言两个部分,还有少量照片和录像资料。
 
幸存者证言主要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些幸存者的口述,还有之后赴日起诉的文件资料。除此之外,还有原藏于中央档案馆的战犯口供。
 
新京报:申报材料“分量很重”?
 
苏智良:实际上,1945年以后,日方曾经大量、有计划地销毁一些历史文件。申报材料中,就包括一些劫后余生的文件,比如原本在印尼爪哇地区已经被销毁的文件,但是在我国重新被发现,也列入申报材料中。很多文件保存状况很差,本身已经非常破烂,有的只剩纸片。
 
新京报:为什么执着于申报世界记忆名录?
 
苏智良:在收集资料时就发现,这些资料分散在亚洲各地,尤其是东南亚一些地方,资料保存很差。之所以要进行申报,是想引起各方关注,从而能够完善保护的条件,因为文件材料是不可再生的,必需充分重视。
 
“可以采取更好的策略”
 
新京报:怎么看待本次申报抱憾而归?
 
苏智良:很遗憾。实际上在2015年,“南京大屠杀”项目和“‘慰安妇’的声音”曾经一起参加世界记忆名录申报,但是慰安妇问题的项目最终铩羽而归。当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明确意见,确认申报资料是真实、不可替代的,但给出的理由是,考虑到慰安妇问题受害国家,不仅是中国,因此建议联合申报。
 
2016年,我们和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才进行联合申报,今年2月份预审时,还是比较乐观的。20多年来,联合国各个机构为揭开慰安妇问题的真相,曾经做出了非凡的努力,我们尊重这些努力,也为这一结果感到遗憾。
 
新京报:申报失利能够带来什么样的经验教训?
 
苏智良:带给我个人的一个经验是,以后如果再进行申报,不要太乐观,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做。未来可能会很艰难,但是即便是再细微的工作,也要努力去做。
 
新京报:未来是否还会继续进行申报?
 
苏智良:这个月,参与联合申报的国家和地区,将举行会议,主要议题就是讨论下一步的战略,具体的措施,需要讨论和评估。另外,既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希望两个项目(由中国、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组织联合提出的“‘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第101号),与日本提出的“慰安妇与日军纪律的文献”(第76号)项目。记者注)进行对话,在没办法改变这种决定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采取更好的策略。
 
■链接
 
国际组织:“慰安妇”是日军的性奴
 
自联合国人权委员会1996年关于日军“慰安妇”问题的调查报告发表以来,20年来联合国等国际机构数十次以决议、报告的形式,指出“慰安妇”是日军的性奴隶,日本政府应承担法律上的责任;美国、加拿大、韩国、菲律宾等国家和欧盟国家及组织的议会相继通过了谴责二战时期的日本政府推行“慰安妇”制度的决议,中国政府也多次表明相同的立场。
 
在数以千计的日本老兵回忆录和在战争中留下的记录中,均大量记录了在占领地强征“慰安妇”的事例。在中国认罪的战犯回到日本后,组织了“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出版大量承认强征“慰安妇”的文章和书籍,反省战争暴行。由吉见义明等教授公布的“慰安妇”资料(日本大月书店1992年版)中,披露了日本政府的文件,其中有些文件确认了日本军队对“慰安妇”的强征违反妇女意愿。
 
此次“慰安妇的声音”没能申报成功,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日本在后面搞鬼,他们在逃避他们昔日放下的错,这是要被全球人民所谴责的。我们要为“慰安妇”鸣不公。
 
责任编辑:admin

河南电视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