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河南电视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在餐厅吃年夜饭竟成了最糟心的事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2-02
摘要:随着春节的越来越近,出门在外的游子也都开始抢票回家了。有些夫妻带着孩子去老人家里享受团圆的喜悦,有些家庭在餐厅早早地预定了年夜饭。 2018年2月1日,往后再数15天,就是新春
随着春节的越来越近,出门在外的游子也都开始抢票回家了。有些夫妻带着孩子去老人家里享受团圆的喜悦,有些家庭在餐厅早早地预定了年夜饭。
 
2018年2月1日,往后再数15天,就是新春佳节。尽管冷空气频频袭扰,但挡不住日渐浓厚的节日氛围。这15天里,人们忙着除旧布新,也在忙碌之余谈论着属于这个时间段、与大家生活息息相关的热门话题,比如年夜饭、返乡路上的安全、热热闹闹的庙会等等。平平安安过大年,是老百姓心底最大的愿望。从今天起,《法制日报》视点版推出“聚焦春节热点话题”系列报道,与您一起聊着这些大事小情,静候新春佳节到来。
新春佳节临近,不少家庭已着手准备年夜饭。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在饭店吃这顿最重要的团圆饭。饭店年夜饭的市场越来越大,但商家似乎越来越“任性”了。
 
临近春节,一些饭店的年夜饭预订异常火爆。不过,年夜饭预订的多个附加条件也让消费者很无奈。苛刻条件包括限定最低消费、强收服务费、收取高额押金等。不少消费者吐槽说“年夜饭瞬间变成了年夜烦”,消费者拥有的只是“零选择权”。
 
1月25日起,《法制日报》记者随机调查了北京20家饭店的年夜饭预订情况,发现有5家饭店设置了最低消费额度,还有一些饭店通过固定价位的套餐等形式限定包间消费金额,涉嫌变相设置最低消费。
 
套餐几成“行规”
 
“按照传统,在新春佳节,吃年夜饭是一家人最隆重也是最热闹愉快的大事。”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社区的张宁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大年夜,丰盛的饭菜摆满一桌,阖家团聚,心头的充实感无法形容。”
 
不过,经过一番咨询后,张宁放弃了去饭店吃年夜饭的打算。
 
张宁说,今年本来准备到离家不远的烤鸭店预订年夜饭。本想点几道孩子们喜欢吃的菜,却被服务员告知,年夜饭不能单点菜品,只能选套餐。再看套餐,分888元、1288元和1588元三种。她家只有四口人,而最便宜的套餐也是6人的量,显然吃不完。“价格比平时贵点也能理解,毕竟春节时人工成本也高。问题是,即便多花钱,却不一定能吃到自己想吃的菜,还会造成浪费。”张宁无奈地说。
 
年夜饭仅提供套餐的饭店并不在少数。
 
在我们以顾客身份咨询的20家饭店中,只有3家没有设定套餐;有10家饭店设定了年夜饭套餐,但表示“可选可不选”;有7家饭店设定了年夜饭套餐,并要求只能预定套餐内的年夜饭品种。其中,四季民福王府井店推出了4款套餐,局气朝阳大悦城店推出了8款套餐,小南国世贸天阶店推出了十几款套餐,金百万劲松店推出了4款套餐,望湘园通州万达店推出的是6款套餐,晋阳饭庄虎坊桥店在设定套餐后要求8人最低消费1680元,北京宴华贸店则设定了6款套餐。
 
在上述设定了年夜饭套餐的饭店中,他们根据用餐人数提供不同样式的套餐,有4人套餐、6人套餐、8人套餐、16人套餐等,价格也从近1000元到两万余元不等。一般饭店大概有4到6种套餐,也有少数饭店推出超过10种套餐。部分店家对年夜饭套餐取了各种应景的名字,比如“阖家团圆宴”“吉祥如意宴”“开心宴”“金福宴”等,各种象征美好寓意的名字让消费者眼花缭乱。
 
北京餐饮行业的一位业内人士向《法制日报》记者透露,推年夜饭套餐几乎已成“行规”。他解释说,推套餐方便后厨备料,好计划,有条理。“过春节时,人手都紧。推出年夜饭套餐,饭店只需把套餐里的菜品备出来就行,确实能省去不少麻烦和成本”。此外,套餐算下来确实比单点有更多利润空间。
 
最低消费仍存在
 
2014年,商务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其中第十二条就明文规定了“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不过,《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饭店并未有效执行这条规定。
 
在随机调查的20家饭店中,有5家饭店设置了从每人260元到每人1000元不等的最低消费额度。
 
在这20家饭店中,四世同堂魏公村店、四季民福王府井店、局气朝阳大悦城店、小吊梨汤团结湖店、小南国世贸天阶店、将太无二金地广场店、金百万劲松店、望湘园通州万达店、有璟阁华贸店、苏浙汇朝外店、大鸭梨朝阳路店、晋阳饭庄虎坊桥店、望京一号工体店、湘爱工体店、北京宴华贸店均表示没有最低消费;唐宫丽都店、羲和雅苑国贸店、眉州东坡尚街店、新荣记主席台店、大董姚家园店则均表示年夜饭有最低消费。
 
比如,新荣记主席台店设定了年夜饭套餐,但是如果单点菜品则要求人均不低于1000元。同样在设定了年夜饭套餐但表示“可选可不选”的大董姚家园店表示,单点人均消费不能低于600元。记者发现,上述5家设置了最低消费的饭店,都属于提供“可选可不选套餐”服务,看似给消费者提供了选择是否预订套餐的权利,但消费者一旦不选择套餐,则面临着最低消费问题。
 
在随机调查的20家饭店中,有4家饭店以收取“开瓶费”“酒具使用费”等对消费者自带酒水作出限制。另外还有7家饭店设置了消费额10%到15%不等的服务费或包间费。
 
对于消费者自带酒水的,唐宫丽都店表示每人需收取20元的酒具使用费;羲和雅苑国贸店则直接表示可自带2瓶至3瓶,根据不同酒类收取金额不等的开瓶费,红酒为每瓶30元,白酒为每瓶20元;湘爱工体店则要求每瓶收取100元的酒具使用费。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参与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修订工作,他曾对媒体表示,开瓶费、包间费是被新消法“点名”的“霸王条款”,“只要是排除或限制消费者权利的行为,都属于‘霸王条款’”。
 
2014年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在向《中国消费者报》的回函中表示,餐饮业制定的“禁止自带酒水”“包间设置最低消费”,均属于餐饮经营者利用其优势地位,作出的加重消费者责任的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属于“霸王条款”,消费者可请求法院确认“霸王条款”无效。
 
此外,年夜饭额外收费现象在一些饭店也有出现。
 
在随机调查的20家饭店中,有7家饭店设置了额外收费,其中,唐宫丽都店称年夜饭需要收取10%的服务费,小南国世贸天阶店则要求消费者另支付年夜饭套餐的10%为服务费,新荣记主席台店称收取15%的服务费,大董姚家园店称如果在包间用餐则要支付10%的服务费,晋阳饭庄虎坊桥店同样收取10%的包间费,苏浙汇朝外店是消费总额的10%作为额外费用,北京宴华贸店则是将年夜饭套餐的10%作为服务费。
 
限时吃饭惹人烦
 
让消费者屡屡吐槽的,还有年夜饭就餐时间太赶。一些饭店明确提醒,就餐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否则就会影响下一波客人用餐。
 
在调查中,20家饭店中有7家表示顾客吃年夜饭只能在两小时或两个半小时之内“解决战斗”。大董姚家园店表示,顾客如果选择17时到19时这一时段就餐,则有限时要求;19时30分之后用餐,则没用限时要求。金百万劲松店表示,中午限时两小时,晚上则没有限时要求。眉州东坡尚街店、四季民福王府井店、局气朝阳大悦城店、小南国世贸天阶店、新荣记主席台店则“一视同仁”地表示,任何时间都有限时要求。
 
“我觉得一家人开开心心吃顿饭是最重要的。一边吃一边说说笑笑,本来热热闹闹的,如果硬要在一个半小时或两个小时内吃完,那就大煞风景了。更何况,吃年夜饭是中国人几千年的传统。”北京市民王国庆对记者说,“我总觉得这个行业规则不太合理。年夜饭对人们的意义不仅是吃顿饭那么简单,最主要的是家人能够借过年这个机会聚在一起聊聊天,轻松轻松。要是边吃饭边顾虑有没有到时间,心里肯定不舒服。”
 
“我去年订的年夜饭是第二轮,结果因为前一轮‘拖堂’,全家人等了近1个小时,都饿坏了。”多年在饭店预订年夜饭的北京市民张明说,一些饭店虽然限定年夜饭的就餐时间,但是不会急着催促客人,因此后一拨客人不免要等,“如果只有一轮,大家都不用急”。
 
北京市一家企业的负责人李文彬,则对年夜饭限时带来的“限质”提出了质疑。他说,厨师做一餐饭时能保证精心制作,如果准备两餐饭则意味着工作量加倍,菜品质量可能会受影响。同样的道理,服务员的服务质量也可能打折扣。“而且,我担心,为节约时间,饭店可能会提前把菜炒好,菜的口味肯定受影响”。
 
对于很多商家来说,年夜饭预订虽然火爆,却并不意味着利润上升。“年夜饭大厅最多能翻一次桌,包间则很少有翻桌的。”北京市一家酒楼的大堂经理李丽向记者介绍,和普通节日不同,年夜饭的翻桌率很低,一是因为没有散座,大厅和单间的每桌都是固定的客人,而且顾客如果没有预订年夜饭,也不会再来店内等待。二是年夜饭就餐时间非常集中,都在17时到20时之间。
 
“最好还是不要给年夜饭分拨。”因为经历过而深有体会的张明对记者说,“主宾尽欢的时候被服务员催促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等待别人吃饭的过程也会降低就餐者的满意度,这是一个两头不讨好的办法,尤其是在春节这个最大的节日里。”
 
原本热热闹闹的年夜饭因为套餐和最低消费的问题而使我们糟心,实在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还是在家里买好青菜和鱼肉,好好地吃一顿吧。
责任编辑:admin

河南电视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