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河南电视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对婴儿冷漠行为引起女乘警注意 假父母露出尾巴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16
摘要:怀胎十个月,一生下来不久就被人拐卖。当妈的,连死的心都有了。孩子是母亲割下来的心头肉。那种骨肉分离的痛苦,不是任何人都能真正感觉得到的。 父母怎会如此冷漠? 2017年
怀胎十个月,一生下来不久就被人拐卖。当妈的,连死的心都有了。孩子是母亲割下来的心头肉。那种骨肉分离的痛苦,不是任何人都能真正感觉得到的。
 
“父母”怎会如此冷漠?
2017年8月31日,在成都开往郑州的K870次列车上,一名婴儿大哭不止,眼泪把身上的衣服都浸湿了,孩子身边的“母亲”也无动于衷,自称是孩子“父亲”的人自上车以后,也一直坐在对面的卧铺上,对孩子不管不问。
 
面对婴儿的啼哭不止,列车上的女乘警于利彬前来帮忙,于利彬觉得孩子一直哭闹,也许是没有更换尿不湿的原因,可当脱下孩子的尿不湿,眼前的景象让她十分惊讶。
乘警建议给孩子换上干净的新衣服,可这名自称叫李梅(化名)的“母亲”,却给孩子连一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带。
 
一般情况下,列车员对老幼病残孕乘客都会格外关照。在随后的巡查过程中,列车员张跃东便时不时过去询问是否需要帮忙,而李梅的一个举动却再次让列车员匪夷所思:
 
两位大人在卧铺上休息之后,女子并没有把孩子抱在怀里,而是放在脚边,女子所躺的中铺又离地较高,难道不怕孩子掉下来有什么闪失?列车员还注意到,在小孩的脑袋旁边有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着五六片用过的尿不湿。
 
种种行为让列车员张跃东觉得十分反常,便把情况告诉了乘警王永健。而听了列车员的描述,乘警王永健也逐渐对这对“父母”的身份起了怀疑。
乘警王永健之所以怀疑孩子的来路有问题,一方面是因为觉得这两个大人对待孩子的举动很异常,另一方面是因为就在不久前,同样是在这趟K870次列车上,他们刚刚查处过一起拐卖婴儿案。
 
相同的车次相似的冷漠
 
那是在2017年8月18日的K870次列车上,一名女子相似的“冷漠”举动,引起了列车员的怀疑。
 
当时一女子乘坐的是硬座,孩子一路虽然没有哭闹,但女子却从来没有抱过身边这个刚满月的婴儿,而是放在座位上。除此之外列车员还发现,这名女子在给婴儿冲泡奶粉时,竟用的是凉水冲兑。
 
鉴于女子有违常理的举动,列车员便将情况告诉了列车上的乘警,之后乘警对这名女子进行了盘问。当时女子自称叫阿力,来自四川大凉山区,丈夫在安徽打工,这次她带着孩子是去安徽找丈夫。
 
郑州铁路警方立即跟阿力户籍地派出所取得了联系,经过核实,阿力有3个孩子,都在四川老家上学,现在她带着上火车的这个婴儿并不是她的孩子。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阿力也终于承认这个孩子的确不是她的。
因此,鉴于“阿力”这起拐婴案,乘警王永健怀疑,李梅夫妻俩和所带婴儿的真实关系,也有待考证。
 
之后,乘警对李梅夫妻俩展开了隔离调查。
 
“自说自话”的夫妻
 
根据警方的盘查,李梅的丈夫叫安强(化名),39岁,四川人。起初对于警察的问话,安强表现得很镇静。安强称,他和李梅有3个孩子,火车上的这个是他的小女儿,出生还不到两个月。
 
安强说,这次是带着老婆孩子是去山东泰山打工。虽然拿不出孩子的出生证明,但是安强坚持称,和妻子李梅在一起的婴儿就是他的孩子。
 
之后安强被留在了餐车,乘警前往二人所购票的14号车厢,对安强的妻子李梅进行情况核实。
此前安强说他们家有三个孩子,可妻子却说有四个。警察继续追问他们此行的去向和目的,妻子李梅称,他们的目的地是平邑,是去从事禽类屠宰的。
 
丈夫说要去泰山,可妻子却说去的是平邑,虽然平邑和泰山都在山东,不过两地相距百里,这更增加了警察的怀疑。
 
警方立即和夫妻俩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取得了联系,当地派出所反映,这两个人身份情况是真实的,但是据周围邻居们证实,并未发现李梅有怀孕的迹象。
 
列车到达郑州后,两人被带到了郑州铁路公安处,之后警方对安强夫妇和孩子做了DNA比对。DNA报告显示,孩子不是他们所生,没有亲子关系。
 
之后,警察再次提审了夫妻俩,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夫妻俩终于承认孩子不是他们的。
 
婴儿的来源
 
据安强交代,这次他们是帮一男子运送一个孩子到山东泰山,事成之后能得到8000元的好处费。
 
而关于孩子的来源,安强说他不了解,李梅也以自己不知情为由,不肯交代让他们帮忙的男子究竟是谁。
 
警方分析认为,夫妻俩之所以不肯交代上家的身份,可能还是抱有幻想,以为只要找不到上家(带孩子过来的嫌疑男子),警方就无法对案件定性,事情或许就能不了了之。或者是因为“上家”和安强夫妻俩有更近一层的亲属关系,所以不肯交代。
 
于是,警方从事发前两人的行踪着手调查,他们发现两人在到达成都前,是从四川省米易县坐火车出发的。郑州铁路公安处的侦查员来到了米易县,在米易县火车站调取监控录像。
 
通过比对录像,警方发现,安强夫妇俩在坐火车之前,有一黑衣男子一直和他们在一起,直到二人上火车后,黑衣男子才驾驶一黑色越野车离开。
 
之前安强曾交代,带孩子过来的是一个男的,因此警方怀疑,黑衣男子有可能就是“上家”。
 
查询车辆登记的信息显示,黑色越野车车主名叫李林,通过对比李林和监控录像中的男子图像,黑衣男子应该就是李林。紧接着警方对李林做了调查,发现李林是李梅的弟弟,也就是安强的小舅子。
 
了解清楚了这一层关系,警方再次提审了夫妻俩,夫妻俩也终于交代了李林的身份。
安强和李梅分别交代,他们只知道这名女婴是李林花了1.9万买来的,但是究竟是从哪里买的,却并不清楚。
 
郑州铁路警方立即赶赴四川抓捕李林,可此时李林已经潜逃,去向不明。
 
目前,被拐卖的这名女婴暂时被寄养到了郑州的一户有收养资格的人家,犯罪嫌疑人李林已经被警方通缉,网上追逃。参与运输被拐卖婴儿的安强夫妇,也已经被检察院以涉嫌拐卖儿童罪批捕。
 
普法时间
 
Q1: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欢迎您佟主任。这起案件当中,夫妻俩被抓住之后,一开始拒不交代上家的身份,认为如果找不到上家,孩子的来源也没法能确定,这样就不能定他们是拐卖儿童罪,这个你怎么看?
 
A1:在拐卖儿童的案件当中,它涉及到很多个环节。比如说来源,有的是偷的,有的是抢的,有的是可能出卖自己的孩子。另外还有买方和其他的中间环节,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链条。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在关于打击拐卖妇女儿童案件的通知当中,非常明确地强调了一点:如果一个案件只要是在一个部分(可能是初期过程、买的过程或中转过程),证据确实充分了,那么根据这部分就可以单独来定性。
 
Q2:据安强交代,这个婴儿是李林花了1.9万元买的,但是是从哪儿买的他们不知道。案发后李林潜逃,没有归案,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最后还是无法确定这名女婴的身份,那这名女婴怎么办?
 
A2:其实从司法实践当中,很多类似的拐卖儿童案件,有的是找到父母的,有的是确实没有找到父母。在没有找到父母,也没有人接这个孩子的情况下,大多数由当地的儿童福利院来进行抚养(包括上户口)。儿童福利院代表国家对孩子进行监护,当然,儿童福利院进行抚养以后,也可能把孩子送归其他家庭来进行抚养。
 
中国每天被拐卖的儿童数不胜数。不是每一个儿童都那么幸运遇到有心人的搭救。现在非法份子竟然为了逃避法律责任而让第三方送孩子,实在狡猾无人道。这种人一旦被抓到,肯定要被法律严惩。
责任编辑:admin

河南电视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