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河南电视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人脑的秘密:作为人,你真的了解自己的身体吗?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05
摘要:人类对世间万物都知之甚少,甚至作为人体自身,都对自己身体了解得不多。不过,通过科学家们的研究,我们就能发现自身各器官的相关知识了。 治疗恐惧和研究神经生物学的精神病
人类对世间万物都知之甚少,甚至作为人体自身,都对自己身体了解得不多。不过,通过科学家们的研究,我们就能发现自身各器官的相关知识了。
 
治疗恐惧和研究神经生物学的精神病学家进行了相关研究,其结合临床实验表明,关于我们如何经历恐惧的一个主要因素与语境有关。当我们的“思维”大脑给我们的“情绪”大脑提供反馈,并且我们认为自己处于安全的环境时,我们就可以迅速改变这种高度觉醒状态的方式,从恐惧转向喜悦或是兴奋。
恐惧可能和地球上的生命历程一样古老。这是一个在生物学史上演变而来的根深蒂固的反应,用来保护生物体免于对其完整性或存在的威胁。恐惧可能就像蜗牛触角在被触摸时会收缩一样简单,或者像人类存在的焦虑感一样复杂。
 
必须承认的是,无论我们喜欢还是讨厌恐惧感,都很难否认我们确实敬畏它,甚至于会创造万圣节这样的假期来纪念内心的恐惧。
 
考虑到大脑回路和人类心理学,一些有助于人们做出“战斗或逃跑”反应的主要化学物质也会参与到人们其他积极的情绪状态,比如如快乐和兴奋。因此,我们在恐惧期间所经历的一些状态也会在其他积极情绪中得到重现。但是,“匆忙”和感到恐惧的区别到底是什么?
 
治疗恐惧和研究神经生物学的精神病学家进行了相关研究,其结合临床实验表明,关于我们如何经历恐惧的一个主要因素与语境有关。当我们的“思维”大脑给我们的“情绪”大脑提供反馈,并且我们认为自己处于安全的环境时,我们就可以迅速改变这种高度觉醒状态的方式,从恐惧转向喜悦或是兴奋。
 
例如,当你在万圣节期间进入一间闹鬼的房子时,预感到一个食尸鬼会向你跳来,你也清楚这不是真正的威胁,这时你的大脑就会对这种体验重新定义,从恐惧转换为兴奋感。相比之下,如果你晚上走进黑漆漆的小巷,身后有陌生人开始追逐你,那么大脑的情绪和思维方面都会同意这种情况是危险的,是逃跑的时候了!
 
但是你的大脑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恐惧反应从大脑开始,在体内传播开来,从而将身体调整到最佳防御状态,而反应也更为敏锐。恐惧反应始于大脑中称为杏仁核的区域。这个位于大脑颞叶上的杏仁形状神经丛主要用于检测刺激的情感显著性——多少因素突然在我们面前显现。
 
例如,当我们看到带着某种情绪的人脸时,杏仁核会被激活。人脸上的愤怒和恐惧使这种反应更加明显。威胁的刺激,比如掠夺者的视线,触发了杏仁核的恐惧反应,从而激活了身体参与战斗或时刻逃跑的准备。同时,它也触发开始释放压力荷尔蒙和交感神经系统。
 
这导致身体发生变化,使我们在危险中更有效率:大脑变得过度紧张,瞳孔扩张,支气管扩张和呼吸加速。心率和血压升高。流向骨骼肌的血流量和葡萄糖增加。胃肠系统等在生存中不重要的器官运动减慢。
 
而被称为海马体的大脑组成部分与杏仁核密切相关。海马和前额皮层帮助大脑解释所感知的威胁。他们参与更高层次的内容处理,这有助于人们清楚被感知的威胁是否是真实的。
 
例如,在野外看到狮子时会引起人们强烈的恐惧反应,但是对动物园里同一头狮子的反应更多的是好奇心,并且认为狮子是可爱的。这是因为海马和额叶皮层会处理情景信息,抑制途径抑制杏仁核恐惧反应及其产生的结果。基本上,我们脑中的“思考”回路可以让我们控制自己的“情感”领域。
 
和其他动物一样,我们经常通过个人经验学习恐惧,比如被有攻击性的狗袭击,或者观察到其他人被有攻击性的狗袭击。
 
然而,在人类中进化独特而迷人的学习方式是通过教学——我们会通过从口语或书面笔记中学习到辨别恐惧!如果一个标志明确说狗是危险的,接近狗会引发人们的恐惧反应。
 
我们也会以类似的方式学习安全性:比如说亲身体验与一只被驯化的狗相处,或者观察到其他人能够安全地与那只狗相处,或者看到关于狗对人友好的标志。
 
恐惧会造成注意力分散,这可能也是一个积极的经验。当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会处于高度警惕的状态,不会再专注于我们脑海中的其他事情,比如担心工作中的麻烦,或是担心第二天的考试等等。
 
而且,当我们与生活中的人们一起经历这些可怕的事情时,我们经常发现情绪会相互传染。我们是社会生物,能够互相学习。所以,当你在闹鬼的房子里看到你的朋友时,看到她从尖叫转换到大笑,这样你能够接近她的情绪状态,从而对自己的情绪产生积极的影响。
 
虽然这些因素中的每一个(语境,分心,社会学习)都有可能影响我们体验恐惧的方式,但将它们联系起来的共同主题就是我们的控制感。当我们能够认识到什么是和或者不是真正的威胁,而想要重新体验一次并享受那个时刻的快感时,我们最终会处于一个自我控制的状态,这对于对于我们如何体验和回应恐惧至关重要。当我们克服最初的“战斗或逃跑”的冲动时,我们常常感到满意,胸有成竹,并且更有信心对付最初吓到我们的事情。
 
当然每个人都是不同的,特别是我们感到可怕或愉快的独特感觉更是如此。这又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虽然很多人会喜欢这种恐惧的快感,但为什么其他人会憎恨或排斥呢?
 
大脑中的恐惧所引起的兴奋与人类语境控制感之间的任何不平衡都可能导致兴奋感太多或不足。如果个人认为体验太“过于真实”,那么极度的恐惧反应就会克服对情境的控制感。
 
即使是那些喜欢可怕的经历的人,也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可能会喜欢弗雷迪·克鲁格的电影,但因为感觉太过真实而被《驱魔人》吓坏了,这时恐惧的反应就不会被大脑所控制。
 
另一方面,如果体验对情绪的大脑没有足够的触发,或者如果体验对大脑的思维认知区域来说太不真实,那么人们就会对这种体验感到无聊。一个无法调整认知思维的生物学家从僵尸电影中分析出所有事物在现实中都是不可能的,他可能就无法像另一个普通人那样享受“行尸走肉”带来的冲击。
 
所以,如果体验让大脑的情绪化区域太过恐怖,导致大脑的认知区域不起作用;或者说体验让大脑的情绪化区域感到无聊,而认知性区域完全压倒性地控制了一切,那么恐怖的电影和体验可能就不那么有趣了。
 
除此之外,恐惧和焦虑水平的异常会导致严重的痛苦和功能障碍,并限制一个人获得成功的能力和生活的乐趣。近四分之一的人在他们的生活中经历了焦虑症,近8%的人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焦虑和恐惧症包括恐惧症,社交恐怖症,广泛性焦虑症,分离焦虑症,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强迫症。这些情况通常是从小的时候开始的,没有适当的治疗就会导致神经的慢性衰弱,影响一个人的一生。但好消息是,我们能够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以心理疗法和药物治疗的方式进行有效的治疗。
 
看来,这一发现对治理心理问题是很有效果的,科学家们的每一次重大发现都会给人类带来无上的利益,这就是我们需要科学家来改变社会的原因。
责任编辑:admin

河南电视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