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河南电视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非洲老铁远离家人和朋友教小孩踢球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03
摘要:现在中国的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了,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到中国来发展,当我们还一心想出国的同时,一部分外国人却来我们中国教足球。 几年前的一个冬天,北京海淀公园的足球场里面
现在中国的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了,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到中国来发展,当我们还一心想出国的同时,一部分外国人却来我们中国教足球。
 
几年前的一个冬天,北京海淀公园的足球场里面,一个黑皮肤的大高个子在打扫着地上的积雪,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他更加显眼,再过一会儿一群孩子要来这里上足球课,这是过去的李卡德。
北京是公平的,这里会给每一个愿意努力的人机会,如今的他,告别了公园,走进了校园,在北京中赫国安合作的小学里帮小学生们普及并训练足球。
 
如今李卡德已经成为国安合作校的足球教练如今李卡德已经成为国安合作校的足球教练
 
“木子李,手机卡的卡,德国的德。”李卡德早已习惯这样介绍着自己的名字,现在他已经能非常自如地和老北京侃大山,时常还带点京腔。
 
初入北京,他中文一塌糊涂,但凭着北理工留学生和曾经职业球员的双重身份,李卡德找到了一份兼职,在北京海淀公园的足球场教小孩子踢球,工资是一周600块钱,而这些钱支撑着他的生活全部开支,以及他心中对足球的那份执着。
 
李卡德说,这和他小时候踢球的环境几乎一样。李卡德说,这和他小时候踢球的环境几乎一样。
 
一片土地,一群少年郎追逐着一个足球,一时间尘土漫天。
 
扬尘中传来男孩子们的呼喊声和笑声,这是足球给不少非洲孩子们带来的童年记忆。
 
“我记得我小时候是这么踢球的,也是这样的土地。”李卡德翻找着手机中存储的照片,而这一张是他认为最能贴近他儿时足球生活的照片。
 
李卡德从小就喜欢足球,14岁接受了正规的职业足球培训,16岁正式签约了苏丹当地的俱乐部。李卡德父亲做的是家具生意,2007年从苏丹飞到广州,开始了跨国家具贸易,生意算得上顺风顺水,李卡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能算个小富二代,父亲希望李卡德能够帮助自己延续这项收益颇丰的家族工作,2010年,李卡德告别了足球和苏丹,从非洲来到了中国,第一站他落脚在了父亲经常要出差的城市——广州。
 
李卡德的父亲认识一个在武汉读书的朋友,于是他便来到了武汉。
 
本以为来到中国,就要告别足球,但武汉的足球氛围却相当浓厚,在父亲眼里几乎是“一无所有”的李卡德,竟然用脚丫子和足球结交了一批朋友,李卡德心中关于足球的火苗再次被点燃。
 
在北理工读书时,李卡德加入了学校的足球队。在北理工读书时,李卡德加入了学校的足球队。
 
“武汉不是我能发展的城市。”像许多揣有梦想的少年一样,李卡德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前往北京的航班,成为了近千万北漂大军中的一员,北京理工大学成为了李卡德在中国第三个落脚的地方,李卡德在这里,中文能力获得了飞速的提高。
 
而他与父亲给他规划的家族“生意接班人”身份也渐行渐远。
 
2012年,曾经的职业球员的身份,帮助李卡德成功的找到了一份兼职——海淀公园当足球外教,而薪水则是一周600块钱。中文水平太差,听不懂、说不出,他也只能用肢体语言配上英语让孩子们尽可能的理解他的意图,很多少儿俱乐部不愿意用他,原因也就在此,这段时间,是李卡德来到中国后最困难的日子。
 
但他坚持下来了,“我特别能吃苦”,李卡德说的很坚定。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个行政区的名字也早就被全国人民熟知,甚至“朝阳群众”更是经常能在各大新闻网页占据头条位置。距离朝阳群众80公里开外的北京郊区,还有一个叫做平谷的地方,这里在昔日交通还不那么发达的时候,被一些恋家的老北京孩子当作世界的尽头。已经在北京教了3年少儿足球的李卡德,找到了一份在平谷的教小学生踢足球的工作,包住、稳定、待遇从优,李卡德毫不犹豫的成为了400个孩子的体育老师、足球教练,工资也从最早的600元一周,增加到了1万多一个月。
 
平谷已经是北京辖区的尽头。平谷已经是北京辖区的尽头。
 
“我去平谷的时候,中文已经很好了。我去那里可以每天都教足球,对我帮助非常大,而且工作很稳定,不会和以前一样,今天用你,明天就被放弃。”
 
李卡德在平谷的家就是学校的办公室,办公室大约有30多平,一张简易的床铺,一套简洁的电脑桌,一个老套的皮质沙发,其他的东西都是和足球有关的装备。
 
有课的时候在学校上课,没课的时候去平谷教课,这成了他新的两点一线。
 
在北京,有时候2公里的路开车能走上两个小时,但80公里的路途也没能阻挡住李卡德心中的足球梦。
 
没有更便捷的交通方式,李卡德直接选择买了一辆二手车,从市区的学校开车到郊区的小学,不堵车的情况下也需要一个多小时。
 
足球名宿李春满正是李卡德的导师足球名宿李春满正是李卡德的导师
 
2014年,李卡德从北理工设计专业研究生毕业,他再次面临了一个新的选择,执着踢球还是随父从商?
 
“我确定一辈子都要搞足球,我知道李春满,选择去北体大也是因为他在那里。”
 
这样的选择几乎惹恼了李卡德的父亲,别无他法的父亲只能用经济上的制裁来威胁李卡德,“我父亲觉得我在中国没有人给我钱,我活不了,他希望我当商人。”
 
“我20多年一直在踢球,心里除了足球就是足球。现在踢不了职业比赛了,那我就去教别人怎么踢球。”
 
他的梦想,并不宏伟,也不远大,就是这么简单。
 
李卡德和他的平谷小子们李卡德和改变了他人生的平谷小子们
 
攻博课程结束后,天色已晚,第二天李卡德还得去平谷教课,所以在匆忙的吃了晚饭后,他便不得不启程出发。
 
车是外地牌照,由于时间原因,不得不在限号时间内进入了北京市区,“你这个外地车牌这会儿进入市区没事儿吗?”
 
“我上个月刚补交了罚款……”随即他大笑起来。
 
他车的违章都来自于为数不多的几次限行,“平谷确实很远啊,而且一早就要训练,没办法。”
 
到达平谷后,自然就算是到了李卡德的地盘,他非常熟练的介绍这里的情况,哪里有个什么标志性建筑,他都一清二楚。车子先在一家小卖部门口停下,“先买点饮料你们带回去喝吧,这家我常来的。”几近深夜,一个一米八几的黑人进入了小卖部,并没有打扰到小老板和朋友的谈话,在他们眼中,李卡德已经和当地居民、顾客没有两样。
 
从深夜到清晨,不过才几个小时,6点钟的平谷,月亮还高高地挂在天上,太阳还没有要升起来的迹象。平谷八小校门口稀稀落落来了几辆家用车,小学生们从车里下来,如果是普通的学校,这几个人应该就是这个学校最早到校的学生,“李铭浩不合格,7秒多了!”夜幕还未消散,平谷八小的操场上已经聚集了一整个足球队,李卡德正带着孩子们进行训练,“这只是校队的一部分球员,其他5个主力都在另一个学校训练呢。等他们回来,我们这个队伍很强的。”李卡德说到他的孩子们时,脸上写满了自豪。
 
“你看,我这里还有家长们成立的群,他们的孩子非常喜欢我,他们也非常喜欢我,我经常要跟他们聊天,给他们讲他们的孩子在学校有多么的优秀,家长们也经常和我说孩子有什么不好。”
 
国安功勋外援卡努特来平谷的小学与李卡德交流足球国安功勋外援卡努特来平谷的小学与李卡德交流足球
 
“我们这批小孩非常厉害,上次我们跟回民小学踢比赛,上半场进了两个球,一直领先他们。”回民小学的足球水平在北京能叫得上名号,这场是李卡德近期最自豪的比赛,“但是下半场,对手拿到的定位球机会太多了,两个丢球都是来自于对手的定位球,最后我们被踢平了。”正是因为这场比赛,李卡德的队伍在小组赛能否出线的问题上也打上了一个问号。“上周回民小学赢了对手十几个球,我们这周必须比他们赢的多才能出线,非常难啊。”
 
“中国的那个政策(U23新政)其实挺好的,他们(足协)是想让更多的年轻球员能到顶级联赛踢球,但是那些刚踢上比赛就到了24岁的球员踢不到球了可能,不太好。其实应该给这些年轻球员有个踢球的好联赛,基础做的还不太好,一直却要改最好的联赛,很奇怪,其实应该把青训做好了,就不用这些政策了。”李卡德作为中赫国安的合作教练,经常关注中超联赛,同样,足协的政策也让他有些摸不太懂,“我有个老外好朋友的朋友,现在在上港负责青训,上港的青训非常厉害,我很喜欢上海的那个武磊,太厉害了。上海的校园足球也厉害,北京这边可能比上海弱一些。”
 
北京冬天的6点,月亮还统治着天空。北京冬天的6点,月亮还统治着天空。
 
由于流程问题,八小的在校主任暂时阻止了我们的后续采访,随后经过几个小时的耐心沟通,校主任亲自带着我们体验了一次李卡德的体育课。在体育课上,李卡德的任务变成了培养孩子们的足球兴趣,事实上,小孩子对这种几个人追着一个球跑的项目,确实非常感兴趣。
 
普通小学生可能还在被窝中,李卡德的孩子们早已经跑的满头大汗。住的离学校近的学生可能还在被窝中做梦,李卡德的孩子们早已经在球场上跑的满头大汗。
 
“先用外脚背拨一下,再用脚弓把球带回来!”每一个足球方面的专业术语,李卡德都用中文非常清晰的传输给球场上的每一个孩子。
 
由于宗教信仰,李卡德在这里能选择的食物并不是太多,在平谷一天的午饭和晚饭,李卡德都选择在了一家兰州牛肉面馆,“还和上次一样,那个面非常好吃!就要那个!再来几个羊肉串!”看上去,李卡德早已经就是这家小店的忠实“金牌会员”,而撸串也成为了我们两天一起吃过的三顿饭中的标配。
 
“我还有几个孩子,踢球非常好,被选到另一个学校训练了。周六就要打比赛了,他们几个也不会回来参加合练,配合都没练过。如果他们能回来就好了。”李卡德再次提到他引以为傲的几个小球员时,心中的不舍还是表露了出来。
 
李卡德非常喜欢他的孩子们,这些孩子也是将是他一辈子的骄傲。李卡德非常喜欢他的孩子们,这些孩子也是将是他一辈子的骄傲。
 
周六的比赛,实力的差距让输赢几乎已经没有了悬念,比分才是平谷八小能否出线的决定性因素,半场只进了2个球,让平谷的小球员们非常沮丧,这意味着下半场还要再进10个才可能拿到小组第一出线,几个主力小球员瞬间掉下眼泪,李卡德一边安慰着孩子们,一边布置着下半场战术。
 
而下半场,疯狂进攻的平谷队和一直在场边不断指挥的李卡德引起了对方主教练的不满,“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们阵容前后都换了,你们还这么玩儿命踢!”对方主帅操着一口地道的老北京表达着自己的情绪,“我要是不这么换阵容,你们根本进不了这么多知道吗!”上一回合,回民小学11-0大胜这个学校,李卡德的孩子们又几乎赢下回民小学,因此北京教练的这句话让李卡德也有了很大的情绪。
 
“吹牛逼!”李卡德在场边忿忿地说。
 
李卡德和北京主教练发生了口角。李卡德和北京主教练发生了口角
 
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哨响,比分定格在9-0,平谷的小球员们虽然赢球了,但还是流下了遗憾的泪水。
 
“你们球员怎么还打我们孩子呢!”北京教练一句话再次将现场有些难以控制的场面变的更加糟糕。如今的青少年足球,都要求比赛结束之后,向裁判组、对手球员以及教练组、自家教练和替补席依次谢场,平谷小学的孩子们再听到对手教练无厘头的指责时,很是气愤,队长拉着队友们直接走回了李卡德身边,“我们不去谢谢他们教练了!”
 
李卡德的孩子们在场边哭泣李卡德的孩子们在场边哭泣
 
随后,对手的家长也都进入了球场,也有家长因为教练一句话而指责因为没能晋级而嚎啕大哭的平谷小球员们,场边情况有些复杂,李卡德要求孩子们尽快收拾行李,然后离开了球场。
 
“我们出线了。”比赛过去了一段时间,李卡德和老师发现起初搞错了赛制规则,实际上只要赢下小组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平谷队就已经出线。李卡德带着孩子们8-6顽强战胜了北京的另一个传统强校密云五小后,再次迎来了让他们不服的老对手,“又是回民小学!”这也是他们2017年的最后一场比赛。
 
最终李卡德和他的孩子们7-1大胜回民小学,挺进决赛。最终李卡德和他的孩子们7-1大胜回民小学,挺进决赛。
 
在新年更迭之前,李卡德用尽自己的努力,换取了身边每一个人的信任与赞许。平谷八校的校长对李卡德说,“八校的校史里永远有你的历史!感谢你!”校长22个字的回复赞许,李卡德则吃了7年的苦才换来。一路看李卡德坚持过来的朋友们,都在他的个人社交平台祝贺着他,如果不是屏幕相隔,大家可能马上就会给他一个发自内心的拥抱。
 
圣诞和新年,本该是连续两个本应是与家人团聚的节日,但对于李卡德来说,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因为他已经两年没回过家了。
 
“我也特别想我妈妈和爸爸。”
 
尽管每周都要和家里人通个电话或是弹个视频,但依然难以消去游子的思乡之情,对于即将到来的2018年,他给自己设立的一个目标就是“回家看看”,一直留在中国的目的也很简单,一是节省生活开支,二是增强足球领域的专业知识。
 
“我不会离开中国了,我现在拥有的所有东西都是中国给我的,中国就是我的家。”
 
“我父亲跟我说,他生意现在不太好了。可能他说的是真的,也可能是想让我回家,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一想这事儿,我心真疼,我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人出现。”然而李卡德并不憎恨家里人之前的不理解,只是有些伤心罢了,但一股子向上的小火苗一直在小伙子内心中燃烧着,“等我有了钱,我一定邀请我的家人来中国感受中国的文化,而且我也能经常回家看看家人了,我特别想爸爸妈妈。”
 
为了梦想,李卡德未来也不得不离开他喜爱的孩子们。为了梦想,李卡德未来会有有一天,不得不离开他喜爱的孩子们。
 
说到未来,李卡德说希望有1天能到职业俱乐部去,但他还是忘不了这群他带出来的足球少年,“我的孩子们都特别喜欢我,我不知道未来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他们会感觉怎么样,但我肯定是很舍不得他们的。”
 
我们应该感谢他为我们中国足球的事业做出的贡献,我们都知道自己的足球水平不如别人,我们应该向别人学习他们的长处,从而发挥出属于自己的优势。
 
责任编辑:admin

河南电视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