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河南电视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美军老特种兵以虐杀难民为乐 他比恶魔还要恐怖!

作者:小小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2
摘要:那些处身于国家正在战争中难民,虽然他们没有好的选择,但是,他们仍旧想要活着。而这位美军加拉格尔,就是一个杀人狂魔。 美国时间5月28日,特种作战部队基层士官爱德华艾迪加
那些处身于国家正在战争中难民,虽然他们没有好的选择,但是,他们仍旧想要活着。而这位美军加拉格尔,就是一个杀人狂魔。
美军老特种兵以虐杀难民为乐 他比恶魔还要恐怖!
美国时间5月28日,特种作战部队基层士官爱德华·“艾迪”·加拉格尔将被带进圣地亚哥海军基地的一个法庭,在那里,他将面对海军同僚的调查——海军法庭正在对一起关于他的战争罪案件进行证据筛选。
 
这标志着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的干部队伍不再是铁板一块。海豹突击队是一支神秘而精锐的部队,很少相互作证检举——尤其是在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战争罪行案调查中。但加拉格尔面对的是一整队准备宣誓提供事实证据来检举他的海豹同袍。
 
根据海军犯罪调查局提供的文件和《海军时报》获得的法庭记录,加拉格尔所在的海豹突击队第7分队A排的一名成员预计将出庭作证,承认加拉格尔“杀害了四名女性”。
 
法庭文件显示,另外两名海豹突击队士官告诉调查人员,加拉格尔吹嘘自己“每天杀死10至20人,或在驻派期间总共杀死150至200名敌人”。
 
根据《海军时报》获得的法律文件,另一名狙击手告诉陪审团一些事情,声称“他在80天里平均每天杀死3人”。
 
类似的文件称,其他三名海豹突击队员也表示,他们的排长“随意开枪,有时对建筑物开枪,并声称杀了里面的人。”
 
记录显示,加拉格尔的失控行为很多,一名海豹突击队员说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射杀女性”,另一名海豹突击队员看到他“多次向一群非战斗人员开枪”。
 
更多的海豹突击队队员则表示,他们将告诉陪审团,加拉格尔试图掩盖这些指控,他威胁要谋杀这些证人,并准备运作一番,以确定其他作证者的身份,把他们在特种部队的名声搞臭,毁掉他们的职业生涯。
 
39岁的加拉格尔面临的最严重的一项指控是有预谋谋杀的指控,2017年他涉嫌在伊拉克城市摩苏尔附近刺死一名手无寸铁、伤势严重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
 
但这并不是一起典型的谋杀案。调查人员没有发现尸体,所以没有进行尸检。《海军时报》看到的照片和视频图像支离破碎,无法下定论。提交上去的GoPro里记录的多段视频也因为某种原因已经丢失了,检察官称无法找回。短信和其他有数字记录的谈话记录显示加拉格尔当时可能十分暴怒,但是也无法据此来判定一个刚刚经过血战的人的精神状态。
 
检察官承认,他们从加拉格尔那里没收了一把刀,并对刀进行了化验分析,结果表明,上面有一名伊拉克男子的DNA痕迹,但这个证据不能与任何已知的受害者联系起来。
 
因此,对加拉格尔的审判最终将需要一个由军官和高级水兵组成的小组来执行,对证人的证词可信度进行评估(这些证人大多是基层海豹突击队队员,他们要证明自己所看到或听到的东西)然后评估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回忆的可能动机。
 
根据提供给《海军时报》的电子邮件,假设式证人真的出现了,至少有三名证人称,他们将捍卫宪法第五修正案赋予他们的权利,反对自证其罪,并拒绝作证。
 
其中一名海豹突击队队员特别受到检察官的重视,因为据称他是谋杀案的直接目击者,但他选择去禁闭室而不是在加拉格尔的审判中作证。其他一些人拒绝接受海军罪案调查处调查,包括一名海军上士和两名海军爆炸物处理人员(他们在2017年的部署期间隶属于该排)。
 
不过,把2018年年中所有的采访和当年10月对海豹突击队的重新采访放在一起看,就会发现,让加拉格尔的行为引起上级以及后来的执法部门注意的原因有很多,有时是相互矛盾的。一些海豹突击队队员想阻止加拉格尔晋升为高级士官。其他人对他在部署后被推荐参评英勇战斗勋章——银星勋章感到愤怒,他们认为他不配获得这个荣誉。另一些人则担心,他在战术上不称职,在气质上也不适合领导特种部队。对于加拉格尔的法律团队来说,这些所谓的动机存在一个问题。
 
他们说,起初,所谓的证人发起的反加拉格尔运动似乎取得了成功。加拉格尔在加州海豹突击队第7分队的上司拒绝了他的银星申请,加拉格尔原计划在服役20年后退休,但在此之前他不会担任海豹突击队高级士官。如果证人的许多指控是不真实的,或者是为了推翻加拉格尔而进行的夸张,那么这些指控仍然有效。
 
加拉格尔的首席民事法律顾问蒂莫西表示:“问题是,一旦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这个过程就不会停止。事态升级,沃平斯基正在调查此事。”约瑟夫·沃平斯基(Joseph Warpinski)是负责调查加拉格尔事件的海军罪案调查处特工。“指控的车轮已经转动,现在他们下不了车了。整个局势就是骑虎难下,”帕拉托尔说,他怀疑一些原告对调查人员撒了谎。
 
记录显示,加州总部的首席法官办公室召集了沃平斯基的队伍。虽然他们有海军罪案调查处热线号码,但法律文件显示,没有一个证人打过电话。相反,海军罪案调查处联系了他们。
 
加利福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邓肯·亨特(图中右起第三位)在国会山的一个集会上发表讲话,他支持爱德华·加拉格尔。和他在一起的是加拉格尔的妻子安德烈;左起第三位是他的哥哥肖恩(Sean),右二是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诺曼(Ralph Norman)。还有来自爱荷华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史蒂芬·金。
 
由于许多担任加拉格尔案证人的海豹突击队队员都在作战部队,或者预计将派驻海外工作,官员们要求《海军时报》不要透露他们的姓名,至少要等到他们在公开审判中被传唤作证。
 
其中一名海豹突击队队员在伊拉克担任狙击手,回到加州后从海军退伍。但官员们坚称,他受到威胁是因为他帮助调查人员,并要求保护他的身份。
 
并非所有海豹突击队成员的声明都与他们所目睹的情况一致,甚至与他们所称的事件发生的时间一致。当然,这里肯定有战场上记忆错乱的因素,但是一些证词则揭露出这件事的根本分歧,双方和他们在加州的上级开会时重新讨论过这些分歧。向《海军时报》提供证据的辩护律师和检察官之间交换的法律文件和信息显示,其他海豹突击队队员在首轮面谈后与海军罪案调查处中断了联系。他们似乎不确定加拉格尔在整个部署过程中是否真的非法杀害了任何人。
 
然而,根据提供给《海军时报》的法律文件和内部通信,到2019年初,控方已就两年前伊拉克出现的问题达成一致。
 
2018年4月16日,美国海军罪案调查处(NCIS)第一次审讯开始,审讯人员是一名特种作战人员——SO1。他被提升为上士,和加拉格尔同级。大量的证词显示,是他说服上级阻碍加拉格尔晋升和获取银星勋章并终止加拉格尔的训练任务的。
 
2018年4月10日,他的上级将此案提交给联邦探员,称此案为“LOAC”,即违反武装冲突法或战争罪的法律。在A排的部署期间,SO1担任领导士官,或者说LPO。他最初的声明材料将海军罪案调查处带回了炮火纷飞的Badush-摩苏尔的郊区的一个村庄。2017年5月初,A排进行建议,帮助和陪伴任务(也就是AAA任务),伊拉克联盟的部队成员一道出动。根据《海军时报》收到的NCIS调查行动报告,军方官员将其简称为ICFM——ICFM是伊拉克紧急反应部队,这是内政部的精英特种部队。
 
从《海军时报》获得的其他海军罪案调查处和伊拉克方面的记录来看,可以确定的是2017年5月3日,也就是A排开始执行任务不到一个月之后,海豹突击队驻扎的大院里有一座总部大楼,可以俯瞰他们下方的低地,还可以俯瞰对面的山坡。由于ICFM的胜利,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已被从主阵地击退,并撤退到该市。
 
SO1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他看到“一辆满载ICFM士兵的悍马”开进了院落的大门。他们把一个受伤的男孩——海豹突击队估计他16岁,但其他人认为他更年轻——从车斗上拽下来。海军罪案调查处写道,SO1“发现加拉格尔的出现很奇怪,因为加拉格尔应该离前线更近一些。”加拉格尔在成为海豹突击队队员之前是一名海军医护人员,曾被分配到海军陆战队。
 
海豹突击队并不认为加拉格尔是在给一名伤势严重的战俘进行治疗,但排长的证词很快就得到了另一名士兵的佐证。他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他看了加拉格尔和另一位士兵几分钟,然后又回到了LPO的岗位上。
 
他回忆说,“他的脖子没有受伤”,这名战俘没有携带武器,“神志清醒,不好斗”。后来,另一名接受过战场急救训练的士兵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他记得看到海豹突击队的一名医护人员在治疗这名战俘。这名战俘似乎腿部受伤,呼吸困难,可能是“血气胸”的缘故。
 
他看着医疗人员插入胸管时,使用一种特殊的设备,进行了cricothyroidotomy——或“cric”——一个简单而迅速开放气道阻塞的手术方法,过一个切口插入管通。
 
根据提供给海军的记录显示,当战俘接受气管导管、两根胸管和胸骨骨内注射时,加拉格尔也在场。SO1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他离开的时候,其他两名海豹突击队队员还在继续对这名战俘进行调查,不过其他的证词和检方自己在此案中的法律文件描绘了一个混乱的场景,所有证人对这一事件的记忆都是混乱不堪。
 
LPO在给海军罪案调查处的声明中说,他后来回到该地区,绕过一辆停着的悍马,发现加拉格尔跪在受伤少年的右侧。据海军罪案调查处(NCIS)的一份报告称,他坚称,他随后看到这名基层干部“在ISIS武装分子的右侧颈部刺了好几刀”,但“绝不是医疗程序”。他指出加拉格尔杀人的刀一直被加拉格尔插在皮套里,随身携带。他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这把刀有几英寸长,不过从照片上看,这把刀显得更加凶悍。
 
LPO告诉探员,留下来帮助加拉格尔进行医疗护理的SO1“对埃迪刚才做的事有点惊慌失措”,但“因为受试者已经死了”,任何人都无能为力。另一位受过医学训练的SO1也是这样告诉调查人员的:他回到那个地区,惊讶地发现战俘已经死了。
 
为了填补这段时间的空白,一名曾与被拘留者待在一起的士兵后来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受伤的战俘还接受了胸腔导管治疗。他补充说,当加拉格尔拔出刀,在男孩的脖子上刺了两三刀时,他离战俘只有一英尺远。据海军罪案调查处报道,一名士官也看到加拉格尔刺伤了这名战俘,但后来辩护律师和海军官员分享的内部信息似乎表明,加拉格尔认为这名战俘已经死亡,所以就用刀插进了他的脖子,也就是说加拉格尔捅了一具尸体。
 
在加拉格尔的辩护团队1月11日提交的一份动议中,律师表示,拒绝协助海军罪案调查处的海军陆战队员看到了这名战俘,但“没有在脖子或胸部发现刺伤”,并表示这名战俘那时已经停止了呼吸。伊拉克内政部的两名高级官员——少将阿巴斯·朱布里(Abbas al-Jubouri)和上校奥马尔·伊萨·哈迪姆(Omar Issa Khadim)告诉《海军罪案调查与分析》(NCIS),当他们把这名战俘带到海豹突击队的院中时,他已经奄奄一息,最终死于枪伤,而不是刺伤。
 
这次采访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有时LPO似乎认为他是在参加情报汇报,而不一定是联邦探员对他的前排长进行的那种侦讯。
 
军事检察官认为,这名受重伤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年龄在15至17岁之间,是被一名海豹突击队队员杀死的。
 
士官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他去找了排士官雅各布·“杰克”·波提尔中尉(Lt.Jacob X.“Jake”Portier),告诉他“他们需要离开这个地区”。
 
然而,据报道,当他收拾行装回来后,发现波提尔正在为加拉格尔举行仓促的重新入伍仪式,“就在ISIS武装分子的尸体旁边”。他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他记得“自己站在那里听了典礼祝词,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丢脸的事情”,但事情变得更糟了。他说,波蒂埃“召集了所有的队员,并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LPO在他的采访中说,他质问了加拉格尔,并告诉他“那些家伙对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太舒服。”报道称,加拉格尔问道:“有谁不舒服?”LPO表示,他“个人对此很不舒服,加拉格尔毫无悔过之意,日后一定会再犯”,并告诉NCIS局长说,“他们对我们做得更糟。”
 
他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他把加拉格尔谋杀的消息告诉了波提尔和他的副排长。根据海军罪案调查处的报告,当晚晚些时候,LPO召集了排里的海豹队员,告诉他们“从道义上讲,以后不能再发生这种事情”,因此,如果伊拉克安全部队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战俘,他们应该把战俘们送走,这样加拉格尔“就不会伤害任何人”。他说:“排长队的计划是在加拉格尔周围设置一个警戒线,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据报道,2017年6月17日,LPO轮休回家,赶上了他的孩子出生,但当他回到伊拉克后,“开始听到(加拉格尔)在战场上杀害平民的流言”。
 
据称其中一件事件发生在他离开后的第二天。一名退役的狙击手声称他看到加拉格尔”在父亲节这一天,2017年6月18日射杀了一名七八十岁的老人。而一名士官则在当时负责给他进行掩护——现在这名士官进入了海军特种作战发展大队——通常被称为DEVGRU或海豹六队。
 
根据提供给辩护律师的一份文件,预计两人都将作证说,“很明显,这名男子不是战斗人员,他们决定不开枪。”另一名海豹突击队员告诉调查人员,他看到加拉格尔“朝老人的后背开枪,看到老人倒在地上,背上有血”,但不清楚他是否会作证。据《海军时报》(Navy Times)收到的检方电子邮件显示,另一名狙击手后来告诉检方,他看到一名老人倒在地上,但他没有看到加拉格尔向他开枪。
 
LPO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加拉格尔后来找到他,说他“今天杀了四名女性”,SO1称他向波提尔和另一名中尉重复举报了加拉格尔的战争罪行。根据报道,LPO指出排里的狙击手随后开始“鸣枪示警,这样平民就会逃跑,加拉格尔就不会杀了他们。”
 
LPO告诉调查员还有其他海豹突击队成员目击了他没有看到的战争罪行。他向海军罪案调查处的人介绍了一名在部署期间担任狙击手的士兵。
 
在LPO发表声明后不久,SO1就接受了海军罪案调查处特工Seth Goodwin的问询。大约5个月后的10月12日,负责此案的主要特工沃平斯基(Warpinski)再次问询了他。
 
在第二次会议上,SO1狙击手回忆说,大约凌晨3点左右,他潜入到摩苏尔附近的一个位置,也就是双子塔的南部,但他没有给出确切的日期。调查人员后来将这一事件定位在了7月份,但没有说明具体日期。
 
SO1告诉沃平斯基,五、六个小时后,他看到人们从附近的建筑中出来,或许还有狙击手在附近与几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交火。正午时分,他沿着底格里斯河(Tigris River)的河岸向北扫荡,观察难民家庭逃离摩苏尔所使用的一条道路。他告诉沃平斯基,他看到四个女孩沿着这条河向河走去,那里远离ISIS的地盘。SO1说:“几乎就在看到这群人之后,其中一名身穿灰色连衣裙的女孩捂住了她的肚子,那是她中枪了,随后摔倒在地。”另外两个女孩跑开了,越过一个护堤跑得看不见了。第四个女孩穿着一件蓝色的衣服,扶着那个穿灰色衣服的女孩站起来,扶着她越过护堤。”《海军时报》获得的其他记录显示,SO1记得女孩们的脸是没有蒙住的,被枪击的女孩还戴着印花头巾。根据《海军时报》获得的另一份文件,另一名退役的海豹突击队狙击手对调查人员说,他估计这名女孩“只有12岁”。他还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在之前的事件中,加拉格尔向另一名年轻女孩开枪,但没有击中她。
 
A排的其他成员告诉调查人员,加拉格尔吹嘘自己杀死了女孩,但检察官承认,“尚不清楚这些声明——如果有的话——是指这两起事件之一,还是同时指这两起事件”。在接受海军罪案调查处(NCIS)采访的近50分钟录像中,狙击手承认,海豹突击队收到了“情报报告”,称有女性在向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提供武器、水和食物,但他坚称,他没有看到类似的情况。相反,他回忆起其他女孩“在女孩被枪击后立刻朝海豹突击队的方向望去”。他对沃平斯基说,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在南塔的人。狙击手说,北塔被加拉格尔和海豹突击队第7分队的两名士官占据。这是因为加拉格尔不喜欢使用侦察员,“当他们在狙击位置时,加拉格尔试图远离波提尔,因为(加拉格尔)抱怨波提尔控制欲太强,话太多,”
 
报道说。SO1告诉沃平斯基,起初,他以为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向平民开枪。但他说,波提尔希望在确定伊拉克安全部队没有开枪打死这名女孩之前,推迟报道这一事件。起初,塔里没有人想到是加拉格尔射杀了这个女孩。SO1说,直到后来,他才知道是加拉格尔开的枪,但仍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确信是加拉格尔开的枪。显然,SO1已经开始害怕他的上司了。
 
狙击手告诉沃平斯基,就在加拉格尔被控谋杀战俘的那天,他回到营地,发现加拉格尔正在和一个士兵说话,加拉格尔的电脑是排里用来存储照片和视频的。他们正在看一幅似乎是男性战俘的照片,加拉格尔说,“他当时在地上,我刚开始刺他。我抬起他的头,看着他的眼睛,然后又捅了他一刀。”
 
对这位狙击手来说,这是一个迹象,表明加拉格尔正在把自己的残酷行动纲领付诸实施。他告诉沃平斯基,加拉格尔“知道相当多的圣经经文,但并不实践”,而是用宗教“作为他行为的借口”。在一个不确定的日期,加拉格尔宣布,“我们需要像旧约一样清洗穆斯林,”在加拉格尔的律师帕拉托雷(Parlatore)看来,SO1的证词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个证人试图通过抓住可能不相关的事件和对话,为调查人员捕风捉影,但最终却不公正地将排长描绘成一个恐怖的人。帕拉托雷说:“他想让海军罪案调查处的探员抓住艾迪。所以他开始以他们希望的方式看待事物。”
 
SO1告诉沃平斯基,到2018年8月中旬,波提尔已经对加拉格尔感到愤怒,称他对部署期间发生的事件进行了错误描述,包括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最终如何向海豹突击队的一名翻译和一名爆炸物技术员开枪。当时,政府记录显示,A排已经卷入另一场战争罪指控调查。
 
根据法律文件,这架涉案无人机被称为“弹簧刀”,由A排在8月1日使用,在塔尔阿法尔杀死了平民。无人机体积小到可以装在背包里运输,这种安静的悬停无人机可以发射尺寸小但威力强大的导弹,在距离操控者几英里外的地方引爆来杀伤敌人。
 
根据2018年4月20日海军罪案调查处侦讯士官的记录,海豹突击队七队就2017年加拉格尔的A排被调查人员的无人机袭击事件就行了询问,但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海豹们没有告诉上级关于加拉格尔的战争罪行。罗伯特·布雷斯奇和他的律师都没有回复《海军时报》的信息,海军官员拒绝置评。
 
据海军罪案调查处(NCIS)的几篇报道,2017年9月1日,当这个排轮换回到海军基地科罗纳多(Coronado)后,加拉格尔召集下属进行了一次会议,与海豹队员们讨论他们与自己之间的任何问题。这名狙击兵表示,加拉格尔只是想解决与在部署时丢零食有关的小偷小摸指控,但他很快就面临队友针对他在伊拉克做出的战术决定的质疑,包括“利用整个排作为诱饵”来吸引伊斯兰国的火力。加拉格尔厉声说:“这就是战术,我们不是来讨论战术的。”
 
海军罪案调查处向《海军时报》提供的文件中充斥着下属们对加拉格尔2017年部署期间战术判断的担忧。一份文件称,预计多名证人将作证称,“他们在战斗中效率要低得多,因为他们的注意力从打击ISIS转向了保护平民”,他们对加拉格尔担任排长失去了信心,“因为他对平民肆意开枪”。
 
根据《海军时报》获得的一份法律文件,其中一名海豹突击队士官告诉调查人员,加拉格尔未能“遵守纪律,让战术形势发展”。至于使用队友们作为“诱饵”,不同的海豹对这个概念有不同的理解。对一些人来说,这显然反映了排长想让他们在白天巡逻和突袭,就像伊拉克战争最激烈时期的普通步兵一样——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员冒着轻武器的火力和简易爆炸装置的袭扰,把叛乱分子找出来,用更强大的火力压倒他们,这也就解释了他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高伤亡率。但一些海豹突击队队员认为这些战术忽视了他们特种部队的专长——进行夜间突袭,目的是在敌人毫无准备也无法还击的时候进行突袭。这是加拉格尔的律师帕拉托尔的想法。他在接受《海军时报》采访时表示,加拉格尔对战术的理解似乎比他手下的海豹突击队队员更深刻,他正在吸取10年前在伊拉克学到的教训,“白天出来可以把敌人引出来,然后用火力压垮他们。这对战场产生了重大影响。”
 
2017年3月14日在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一架携带两枚手榴弹的无人机在伊拉克部队的操控下飞行,该部队的目标是使用无人机打击伊斯兰国武装分子。)
 
其他负责计划排内行动的人则对加拉格尔的战术能力和“诱饵”的真正含义表示了更深的担忧。两名助理参谋(AOIC)表明准备告诉检察官,加拉格尔满嘴“虚假目标坐标与清真寺”,试图把他排派到卵用没有且充满武装分子的地方,他的精神已经不正常了,他应该被解职,但却并没有被解职。
 
加拉格尔告诉AOIC,A排需要找到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一个好的TIC”(部队交火,直接与敌人进行武力接触),“你需要专注于你的射界,否则你可能会被子弹爆头。”
 
AOIC告诉加拉格尔这种未经训练的交火模式“非常没有必要”,但是遭到了加拉格尔的反驳,说他的海豹队员都是“一群娘们儿”,需要更多经验。
 
这名中尉说,他对加拉格尔的战术感到非常震惊,于是他开始研究每一项拟议任务的计划,“以减轻风险,并试图进行每一项他能做的行动,以确保他的队友的生命不会受到不必要的威胁。”
 
AOIC告诉检察官,其中一个突袭计划是加拉格尔的拙劣构思,除了莫名其妙地射杀那些可能在桥下也可能不在桥下的人之外,没有一个排能达到战术目标。AOIC补充说,一旦海豹突击队到达河对岸,如果他们被叛乱分子的炮火压制住,就真的死定了。
 
根据提供给《海军时报》的证词,在中尉看来,加拉格尔“让他们排处于极其危险的地位,无法执行一项甚至没有得到授权的任务”,这一争论结束了他与队长的谈话,也结束了拟议中的突袭行动。
 
加拉格尔的律师帕拉托雷说,AOIC和其他没有加拉格尔身经百战见得多的海豹突击队员所表达的担忧,归根结底是围绕特种作战人员应如何适应21世纪城市战场的争论。他对《海军时报》表示:“我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对此次任务的误解。”“这个排没有做海豹突击队喜欢做的事。关于他们应该如何进行行动,意见有分歧。但无论是否合理,每个人都清楚他们不喜欢这个任务。他们就像纯种马,想做海豹突击队所做的事情,比如突袭,他们可以完美地执行这种任务。但他们在伊拉克没能执行自己最擅长的任务,所以他们把自己的失望归咎于埃迪。”
 
排里的战友在海军科罗纳多基地和加拉格尔的对决似乎并没有平息排内对他的批评,他仍然坚持自己的策略。辩护律师和检察官都认为,加拉格尔和他的同僚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狙击手告诉海军罪案调查处(NCIS),曾帮助加拉格尔照顾受伤战俘的海豹突击队士兵之一表示,加拉格尔已开始威胁要“杀死所有指控他有不当行为的Motherfucker”。检察官写道,加拉格尔对两名中尉和另一名士官说,他掌握了所有人的黑点,如果他们举报他的战争罪行,他“将把他们全部扳倒”。随着越来越多的证人开始陈述他们对这位排长的指控,检察官辩称,加拉格尔向海豹突击队的其他人传播了证人们的身份,“并鼓励他们披露姓名,将证人们列入黑名单。”
 
根据NCIS关于狙击手侦讯的报告,加拉格尔告诉另一个排长,“其余的排在部署期间害怕外出巡逻,他们都是懦夫。”
 
三个月前,根据向《海军时报》提交的一份文件,检察官辩称,加拉格尔“向海豹突击队成员散播了无数关于他的队友的谣言,称他们是胆小鬼,在部署期间不敢外出执行任务,甚至还把新的指挥链告诉了已经转移的队友”。
 
但是对于加拉格尔的律师律师律师来说,这就是NCIS和检察官开始犯错误的地方。他说:“他们说这是‘妨碍司法’或‘恐吓证人’,但这实际上只是说真话,说真话并不妨碍司法。”“事实是我们最好的辩护,我们认为一旦每个人了解到真正发生的事情,埃迪就会被免除责任。”
 
5月28日,一个庭审小组将开始确定这些指控的真实性。
 
如果控方胜诉的,加拉格尔很可能会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如果加拉格尔的团队赢了,他将被无罪释放,走出圣地亚哥海军基地。
 
后记:
 
5月30日星期四,在圣地亚哥法庭上主持军事法庭的海军法官宣布,被指控犯下包括在2017年杀害战俘在内的几项战争罪的海军海豹突击队员爱德华·“埃迪”·加拉格尔被释放。
 
“这意味着他自由了,”海军西南部地区发言人布赖恩·奥鲁克在听证会后说。
 
海军法官鲁格上尉星期四的裁决是在为期五个小时的听证会结束时做出的,听证会将对来自国会议员的五项动议进行裁决。
 
唯一提出的动议是帕拉托雷要求鲁格退出审判,但该动议被撤回。就在鲁格宣布将加拉格尔释放出狱的几分钟前,周五的听证会就安排了一个时间来讨论帕拉托的其他四项动议。
 
当鲁格作出释放的裁决时,加拉格尔的妻子安德里亚(Andrea)突然哭了起来,拥抱了加拉格尔。安德里亚领导了一场解放丈夫的运动。
 
奥鲁克说:“这很感人。”
 
加格拉尔履历:
 
Eddie加拉格尔于1999年入伍美国军队,在部队服役19年,派驻海外八次,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服役。在服役期间,他曾多次获得勋章,其中包括两颗铜星勋章。
 
他在海豹突击队内部获得了上级的积极评价,并在海豹突击队新兵BUD/S项目中担任教员。
 
加拉格尔也引起了争议和调查,尽管很少有正式的谴责。2010年他曾因为阿富汗一名年轻女孩被枪杀的事件而被调查。
 
据称,2014年在一个交通站被截停后,他试图用自己的车撞倒一名海军宪兵军官。
 
在2017年的第八次部署中,加拉格尔的侵略性一面似乎被放大了,尤其是在摩苏尔战役期间。加拉格尔被他的同僚们写了很多报告进行举报,指控违反交战规则,但最初这些报告被海豹突击队指挥机构驳回了。只有在这些报告在海豹突击队之外泄露之后,他们才采取行动,并将其提交给海军刑事调查局(NCIS)。
 
2018年12月11日,加拉格尔在彭德尔顿基地被逮捕,被控蓄意谋杀、蓄意谋杀、妨碍司法和其他罪行。
 
10月18日,加拉格尔排的中尉也被指控未能在指挥链中适当地上报上级,并销毁证据。加拉格尔对检方的所有指控都坚持不认罪。
 
附UCMJ指控罪名:
 
第118条蓄意谋杀
 
第128条对非战斗人员使用危险武器的严重攻击x2
 
第134条在不危及人身安全的情况下故意射杀非战斗人员
 
第134条妨害司法x3
 
第134条错误地发布与人身伤亡有关的非官方图片
 
第134条错误地完成人员伤亡旁边的重新入役仪式
 
第134条误操作无人机导致人身伤亡事故
 
第112A条滥用管制物品盐酸曲马多
 
第112A条非法占有受管制物品-Sustanon-250
 
像加拉格尔这样的美军,估计不少。只是没有被暴露出来而已。这也是为什么不少网友称,美国就是最大的恐怖组织。只是因为美国站在金字塔的顶端而已。
 
责任编辑:小小

河南电视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