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闻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科技 >

科技

卖了神州租车,陆正耀也难以走出泥潭

发布时间:2020-06-02 16:15科技 评论
陆正耀筹到钱,对神州系汽车版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陆正耀从神州租车的股权层面全面撤退,但这次合作并未涉及管理权的更迭,陆正耀的班底可以继续发挥作用,其汽车梦的蓝...
陆正耀筹到钱,对神州系汽车版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陆正耀从神州租车的股权层面全面撤退,但这次合作并未涉及管理权的更迭,陆正耀的班底可以继续发挥作用,其“汽车梦”的蓝图可以获得继续执行。

瑞幸造假后遗症仍在不断发酵,其幕后大佬陆正耀,不得不进行新一轮资本救赎。

2020年6月1日早间,神州租车公告称,董事会已获大股东神州优车告知,神州优车已于5月31日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北汽集团)订立一份不具法律约束的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0790855股股份,约等于21.26%的持股。

据港交所权益披露页显示,截至2020年5月11日,陆正耀及其一致行动人恰好持股神州租车21.26%,这意味着陆正耀在股权层面全面退出,北汽集团接棒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

神州租车受到该消息刺激股价高开,之后继续保持上涨势头,截止收盘涨幅为23.33%,市值为47.07亿港元。

谁能想到陆正耀的人生会如此大起大落。

坐拥23亿美元财富,头顶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瑞幸咖啡董事长等诸多光环的陆正耀,第一次入选福布斯2020年全球亿万富豪就排在第908位。

而当下神州系公司不得不面对多项业务发展不顺、融资渠道变窄、现金流承压等事实,陆正耀渴望通过变卖资产破局,拯救大厦将倾的神州系。

卖掉神州租车,让陆正耀获得喘息的机会。

北汽集团或将入主神州租车

瑞幸自曝造假之后,缺钱成为陆正耀的常态。

“我的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的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陆正耀的声明发自肺腑,然而资本市场似乎并不领情。

精于资本冒险的陆正耀,不得不直视资金链紧绷的局面,而出售神州租车股权则成为了关键,外界先后传出携程、吉利等欲接盘的消息,不过都被否决。

直到2020年4月16日晚间,接盘者才浮出水面,神州租车主要股东Amber Gem将分两次收购陆正耀手中总计17.11%股份,第一次收购于4月22日完成,陆正耀出售了约986.8万股股份,售价为每股2.3港元,合计获得约2.27亿港元的资金。

据启信宝数据显示,Amber Gem是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华平投资的子公司,于2012年7月9日参与神州租车B轮融资,为该轮融资的唯一投资者。

华平投资志在必得,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易主似乎是板上定钉的事。

却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北汽集团欲取代华平投资完成第二次交易,尽管北汽集团入主还有不确定性,但华平投资早早接受了现实,5月30日就与陆正耀控制的神州优车签订了终止协议,这意味着北汽集团或将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

为何收购出现变数,一种声音认为陆正耀不愿神州租车落入外资之手,另外一种声音认为北汽集团可能出价更高。

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华平投资出价3.4港元/股,北汽集团出价更高的可能性较大,毕竟神州租车每股净资产为4.15港元,存在一定程度上加价的空间,否则华平投资不会这么爽快的退出。”

神州系有救了?

陆正耀筹到钱,对神州系汽车版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虽然陆正耀从神州租车的股权层面全面撤退,但这次合作并未涉及管理权的更迭,陆正耀的班底可以继续发挥作用,其“汽车梦”的蓝图可以获得继续执行。

事实上,陆正耀以神州租车为核心,打造了一个汽车商业闭环:宝沃汽车负责为神州租车供车,神州租车所购汽车一部分用于出租,另外一部分被用作神州专车,当汽车需要更新时就会以二手车的形式通过神州买买车出售,而神州车闪贷可为二手车买主提供金融贷款服务。

当下这个打法面临两大麻烦。

一是多项业务萎靡不振。财报显示,神州租车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为13.25亿元同比下降28.3%,净亏损为1.88亿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3.90亿元,车辆利用率为近四个季度最低点48.4%,究其原因,为疫情期间汽车租赁、二手车买卖等需求下降。

而神州系的其他业务也不容乐观,公开数据显示包含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四大业务的神州优车净利润为-6.52亿元,这意味着神州系多项业务处于亏损的状态。

神州优车是神州租车母公司

换而言之,北汽集团的入局,对神州系的各项业务改善短时间难起作用。

二是负债高、融资压力大。神州租车2019年的利息费用/融资成本高达9.84亿元,竟然是净利润的30倍,这意味着巨额融资成为公司的利润“黑洞”。

“神州租车一边以7.1%的融资成本高息举债148.80亿元,同时又以1.7%的低利息收益将58.84亿元的巨额现金存进了银行。”透镜公司研究发现,神州租车长年存在大存大贷的现象,这点尤其令人玩味。

值得注意的是,神州租车的利息费用/融资成本这一项在2020年第一季度没有改观,依然在同比增长,从这个角度来看神州租车的偿债压力颇大。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神州租车存在,公开数据显示神州优车短期负债为20.6亿元,而货币资金仅有7.58亿元,经营压力不容忽视。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神州系的偿债能力不容乐观,譬如通过中间人收购宝沃汽车,中间人尚欠14.8亿元未付,2020年4月协商后展期至年底,外界纷纷猜测是神州系资金链绷紧。”

第二个麻烦说穿了就是钱的问题,而保守估计十多亿港元的“卖身钱”恰好可以缓解神州系的现金流压力,为后续留下了腾挪的空间。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陆正耀暂时面子里子都算保住了。

陆正耀是资本运作的老手

北汽到底图什么?

这么看,神州租车难言优质资产,但北汽集团或许也不算“接盘侠”。

北汽集团与陆正耀关系匪浅,双方之前就有过股权、资金、技术等方面的合作,算是熟门熟路,特别是在“传统汽车+出行产业”领域,双方有高度的共识。

其实,北汽集团在出行领域早有布局。

2017年2月北汽集团成立了华夏出行,包含共享汽车分时租赁、网约专车、城市物流、整车出租(长租)等多种业务形态,譬如“摩范出行”已入驻50个城市,投入4.1台共享汽车。

上述业务都是基于新能源汽车展开的,那么从业务角度来看,北汽集团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之后,在出行版图上可以补上非新能源汽车出行的布局,从而做大出行生态圈。

多方人士表示,神州租车为全国最大的租车公司,旗下有超过1000家门店,渠道布局下沉地较深,未来不排除华夏出行依托前者的底蕴加速布局,进而驶入“快车道”。

而一名知情人士告诉锌刻度:“神州租车无论知名度或是体量都胜过华夏出行,倘若借助前者无论是打开市场、或是寻求投资人,都比单干要好。”

另外,神州租车尽管问题缠身,但也并非毫无亮点。

其核心业务汽车租赁是赚钱的,且二手车业务规模高速增长,譬如2019年二手车销售业务收入达到了21.32亿元同比接近翻倍,当人们的生活逐步恢复正常,神州租车的需求也会随之而来,业绩就会大幅改善。

不可否认的是,陆正耀与北汽集团合作算是各取所需的双赢局面,神州系获得现金流补充,渡劫成功的机会得到提升,而北汽集团的业务版图也获得扩充。

如此,陆正耀的故事似乎还可以讲下去。

广告位